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 RSSSitemap

战疫启示:佛山离“韧性城市”还有多远

03-26 国内新闻 佛山,韧性城市

不久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2月,佛山市外贸进出口总值67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增速及增量贡献度均居全省第一。佛山经济的韧性再次凸显无疑。

战疫启示:佛山离“韧性城市”还有多远

事实上,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不仅是经济韧性,一座城市的设施韧性、服务韧性、治理韧性等多个“韧性指标”都在承受着很大的考验。如何成为应对不确定性风险、降低脆弱性、提升系统恢复能力的“韧性城市”,也成为公众讨论焦点。甚至有专家提议,应将“韧性城市”纳入“十四五”规划体系。

从2003年非典疫情到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再到如今的新冠肺炎疫情,每一次突发公共事件都会激起社会各界对城市风险防控和承载力的反思。佛山作为一座人口和经济规模都不断增大的城市,如何以城市韧性抵抗危机,摆脱“大城市的脆弱”从而保持稳健,显得越加紧迫。

面对“韧性城市”这门综合复杂而又极具挑战的功课,佛山该如何作答?

大城市时代的倒逼以韧性面对“黑天鹅”

3月11日,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下称“研究院”)微信公众号上的一篇文章刊出后不久就受到多方转载和关注。在这篇名为《“战疫”思考:应将韧性城市纳入“十四五”规划体系》的文章中,其作者——研究院创新与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余晖认为,疫情倒逼下,需要将“韧性城市”理念和思维融入到“十四五”规划体系的各个领域。

城市战略高度的思考,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激起的社会各界对城市风险防控的反思,让“韧性城市”再一次进入公众视野。

“韧性城市”并不是什么新概念。倡导地区可持续发展国际理事会(ICLEI)在2002年给出的定义是,韧性城市是“对于危害能够及时抵御、吸收、快速适应并做出有效反应的城市”。不过,全球各界对韧性城市的内涵界定也不尽相同。

“但总体来说,它是个系统工程,要求城市系统内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各功能体系都应具有恢复力、灵活性、冗余性和包容性。”余晖表示,整个城市功能体系抵御和化解冲击的能力越强,也就是韧性越强,则保持竞争优势的能力越强。

而这个概念再次成为舆论焦点,是时势与时代倒逼的结果。

一方面,“黑天鹅”事件的持续发生,让民众的风险意识增加。从2003年的非典疫情到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再到如今的新冠肺炎疫情,不可预测的“黑天鹅”对城市发出了一次次的抗压性与恢复力测试。

另一方面,全球化与大城市时代的到来,让城市间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此次疫情的暴风眼武汉,这座九省通衢、常住人口超千万的超大城市遭受的突发公共事件冲击,让外界看到大城市在抗风险上的严峻挑战和对全局的影响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佛山同样避不开增强抗风险城市韧性的命题。

“过去我们的城市在推动快速发展增强实力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此次疫情提醒我们,同时要注重增强城市韧性,尤其是在当前,我国处于以都市圈为特征的城市化阶段。处于珠三角城市群中的佛山,更需重视起来。”余晖说。

2019年佛山地区生产总值突破万亿元大关,跻身中国内地第17座万亿级城市,成为当之无愧的产业经济大市。但还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数据显示2019年底,佛山常住人口达815.86万人,去年新增人口数创近9年新高。珠三角9市中,佛山去年常住人口增量仅次于广深。按照国务院对城市规模的划分,佛山已属于特大城市。

对这样一座人口和经济规模大市来说,如何在城市的开放性和人口高度流动下摆脱“大城市的脆弱”,无疑是一个紧迫的命题。

战疫启示:佛山离“韧性城市”还有多远

多维度试炼造就佛山“韧性”基因

其实,佛山与“韧性”这个词一直有着不小关联。这个一度创造了草根创业和民营经济造富传奇、一路稳扎稳打走来的城市,本身就潜藏着“韧性”的基因。

佛山的“韧性”最华彩的篇章,是制造业与民营经济的稳健发展。2008年下半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让不少国内城市产业经济遭受冲击。但佛山凭借一批自主创新能力较强的制造业龙头企业、内生型强的民营经济特色和较低的民企资产负债水平,在危机中依然延续了平稳较快发展。当时,佛山民营经济表现出的良好抗风险能力,让外界惊叹。

Tag: 佛山 韧性城市